加入收藏
我的观看历史

【秀玲叔嫂情父女爱】

发布日期:2017-06-04  来源:  阅读:加载中

  梨花村,这个二百多户的小山村,依山旁水,错落有致,漫无边际的群山,山上梨树很多,每逢春季,漫山梨花争相开放,装点山峦,犹如仙境。
 
  山村里的村民生活虽然清贫,但是民风淳朴,八十年代末,这里的人们开始重视教育,破天荒的出了一个大学生,名字叫做郑秋山,今年二十岁了,在省城医科大学上大一,人长的眉清目秀,性格平和,喜欢独自一人思考。
 
  这不放暑假回家,没事总是喜欢独自一人跑到后山上,爬上大树,眺望远方,最喜欢的就是傍晚,山脚下的山村,升起袅袅炊烟,郑秋山都会欣喜如狂,陶醉其中。
 
  回到村里,郑秋山刚进家门,才三个月大的小侄女的哭声从屋里传了出来,郑秋山心里一暖,他非常喜爱小侄女。
 
  家里已经做好饭菜,爸爸妈妈已经坐在炕里,哥哥郑秋林笑着对弟弟说:山子,又跑山上去了,快吃饭吧,你嫂子特意给你炒了盘鸡蛋呢。
 
  郑秋山对哥哥非常尊敬,哥哥比自己大五岁,初中没念完就回家务农了,对弟弟十分关爱,尤其弟弟考上大学以后,在村里走路都昂首挺胸,
 
  爸爸郑富强,五十八岁,又发花白,身体硬朗,妈妈身体一直不好,常年咳嗽,身体消瘦。
 
  郑秋山坐下「妈,你吃鸡蛋,你身体不好,哥,以后别让嫂子特意给我做吃的了。妈妈笑着说:山子,妈咋吃都这样了,你可不行,上大学可累脑子,快吃吧。
 
  门外传来嫂子甜甜的声音:山子,嫂子做的怎么样,你哥特意让少放盐,说你口轻。话音没落。嫂子抱着孩子,边给孩子喂奶边走进屋里。
 
  郑秋山不太喜欢嫂子,嫂子家也是本村的,小学都没念完,家里母亲有病,在炕上躺了三年多,就在三年前去世了,和哥哥也是通过介绍的,当初要了三千彩礼,那可是全村最高的了,害的家里借了两千高利贷,今年才还清。
 
  对此秋山一直耿耿于怀,但没有表露出来过,礼貌的说「挺好的,谢谢嫂子」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完饭,收拾利索后,嫂子抱着孩子回自己房间了。
 
  哥哥坐在炕沿说:山子,你的学费还差点,我和爹这几天拉沙子,挣点,在拉几天就够了,你要安心学习呀,你看看咱们附近,头疼脑热的,两个大夫都没有,最近的乡卫生院都有十七八里路,你学医可以好好给人看病啊。爸爸也点头说:山子,你哥说的对,好好念书,我和你哥身体好,家里有你嫂子呢,你妈也清闲多了,吃了你带回来的药,这几天我看轻多了。
 
  郑秋山说:爹,哥,我知道了,你们就放心好了,早点休息吧,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拉沙子。郑秋林站起说:拉到吧,就你那细皮嫩肉的可干不了,你还是在家呆在吧,我去休息了,你也早点睡吧。
 
  闷热的天气让人透不过气来,郑秋山打开窗户,躺在炕上,父母已经睡着了。自己却怎么也无法入睡,悄悄起来,穿是一条大裤衩,轻轻打开门,到厨房喝了碗凉水,出来房门,在院子里坐在院子里的木墩上,呼吸外面清新的空气,感觉舒服多了。
 
  看着满天星斗,不无感慨的想,还是老家好啊,天是蓝的,水是清的,田野里一片蛙鸣,倍感寂静。
 
  过来一会,从哥哥的房间里传出微弱奇怪的声音,郑秋山很好奇,不觉悄悄起来,在哥哥开着的窗边,往里瞄了一眼,借着月光,郑秋山看见哥哥赤身裸体的趴在嫂子身上,心里一阵紧张,心砰砰的狂跳,血液瞬间涌入大脑,他当然知道哥嫂在干什么,赶紧闭上眼睛,悄悄退回几步。
 
  声音变大了,哥哥浓重的呼吸声,夹杂着嫂子的呻吟声,郑秋山忍不住睁开眼睛,鬼使神差的悄悄靠近哥哥的窗户,偷偷向里面看去。
 
  哥哥双手拄着炕,抬起上身,嫂子白皙的身子,一双大奶子挺立在胸前,腹下和哥哥的交合处,黑绒绒的若隐若现,哥哥的鸡巴正在抽插嫂子,哥哥低下头,吸住嫂子的一个乳头吮吸,嫂子轻吟慢语「轻,轻的吃,坏,坏蛋,抢女儿奶水,啊,啊,不,不许再吃了,女,女儿醒了,还,还要喂奶呢,坏,坏蛋,使劲肏我,啊,啊,舒服,啊。
 
  哥哥抬起头,嘴角流着嫂子的奶水,兴奋的低吟「嗯,嗯,秀玲,爱是你了,嗯,嗯,小屄水好多,嗯,嗯,咋就肏不够你」呱哒呱哒的交合声,声声跳动郑秋山的心,胯下的鸡巴早已挺立。郑秋山退后几步,闭上眼睛,掏出鸡巴用力撸动,脑海里嫂子大白奶子不停晃动,那隐约的黑影下,仿佛抽动的就是自己的鸡巴,快感集中在鸡巴上,紧咬牙关,绷紧全身每一根神经,伴随高高喷出的精液,身体打颤,紧紧握住跳动的鸡巴。
 
  喷射过后,郑秋山心里一阵失落,一阵愧疚,自己怎么能如此下流呢?居然偷窥哥嫂做爱,居然幻想肏嫂子,真是太无耻了,悄悄回到屋里,躺在炕上,心乱如麻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 
  第二天起来,父亲和哥哥开始喂马,准备一天的劳作。嫂子把孩子抱给婆婆,开始做早饭。
 
  郑秋山今天看嫂子的眼光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头一次感觉嫂子好美,一头秀发在脑后梳了条大辫子,系着红头绳,明亮的大眼睛,弯弯的眉毛,小嘴红嘟嘟的,两个哺乳期的大奶子沉甸甸的,每走一步颤巍巍的,刚生育过的腰身不但没有变形,反而更加婀娜多姿,屁股浑圆结实,略显有点大,匀称的双腿修长笔直,看着嫂子撅着屁股炒菜,胯下的鸡巴不自觉的又硬了,郑秋山赶紧弯下腰,坐在炕上,脸色通红,尴尬的不敢抬头。
 
  吃过早饭,父亲和哥哥赶着马车拉沙子去了,郑秋山突然不敢单独面对嫂子,为避免尴尬,一个人又跑到后山,爬上大树,眺望远方的群山。
 
  中午回到家,嫂子已经做好饭了,正在给孩子喂奶,郑秋山无意的瞄了一眼嫂子的奶子,好白好大,小侄女吮吸妈妈的乳汁,笑脸红嘟嘟的,十分可爱,郑秋山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。
 
  急忙进屋,嘴里说:嫂子,爹和我哥咋还不回家吃饭啊?嫂子也很纳闷的说:说的是啊,每天这时候应该到家了,山子,你饿了就先吃吧。妈妈咳嗽几声说:兴许今天活多,山子先吃吧。
 
  郑秋山确实饿了,不客气的盛了碗饭,刚吃半碗,村里和哥哥一起拉沙子的二哥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大声说「秀,秀玲,不,不好了,沙坑塌方了,秋林和你爹埋里面了」
 
  秀玲『妈呀』一声惊叫,郑秋山扔下饭碗,一步跨出房门急切的问「二哥你说啥?我爹和我哥被沙子埋里了」二哥喘息着说「是,是的,快去吧」郑秋山抬腿就跑,身后嫂子和孩子都在哭喊。
 
  郑秋山一口气跑到离村五里路的采沙场,塌方的沙坑周围有许多人的奋力挖沙子,郑秋山闯过去,拼命的用手扒沙子,大声呼喊「爹,哥」
 
  众人奋力的挖开沙子,里面埋了四个人,除了郑秋林还有一口气外,其他人当时就死了。郑秋山痛哭大声喊「哥,哥你醒醒啊,哥,爹,爹呀,这是怎么了,哥,你醒醒啊」
 
  秀玲哭着跑来了,跪在丈夫身边哭喊丈夫的名字,郑秋林慢慢睁开眼睛,嘴角流着鲜血,微弱的说「秀玲,山子,爹,爹怎么样了」郑秋山哭着说:哥,爹已经走了,哥你坚持住啊,我们马上去医院。
 
  郑秋林痛苦的咳出几口鲜血,一只手抓住妻子,一只手抓住弟弟,细弱的说「别费劲了,我不行了,听我说完,秀玲,我求你一件事,我死后,先别改嫁好吗?等山子毕业在改嫁,家里就都托付给你了,咳咳。
 
  秀玲哭着说:秋林,你不会有事的,放心吧,我不会改嫁的,呜呜。郑秋林又对弟弟断断续续的说:山子,好,好好学习,不,不,不要总烦你嫂子,你,你嫂子是好人,你,你,出息了,别,别忘了你嫂子,和你侄女,我,我放心不下你们啊,咳咳,山子,秀玲,咳咳,我,我,啊……郑秋林睁着眼睛,紧紧握住妻子和弟弟的手,慢慢松开了,停止了呼吸。
 
  「哥,哥呀」「秋林,秋林」任凭郑秋山和秀玲如何喊叫,郑秋林永远离去了。现场一片哭声,死者家属都跑来了,那场面何等悲伤啊,怎不叫人落泪啊,
  众乡亲流着眼泪,把死者用马车拉回村里,哭的死去活来的秀玲被郑秋山架扶着,跌跌撞撞的回到家里,妈妈咳嗽着,哭着抱着孙女坐在地上,一家人哭做一团。
 
  秀玲的爸爸跑了过来,颤抖的在郑秋林父子的尸体旁大声呼喊「秋林,富强大哥,这是咋的了呀,早上还好好的,现在怎么就走了呀」
 
  全村人都来了,众人无不落泪,秀玲的爸爸冷静下来,对女儿和郑秋山说「秀玲啊,山子,人死不能复生,这天太热了,赶紧准备给他们爷两个下葬吧,秀玲把秋林最新的衣服找出来,大嫂你把富强大哥的衣服也找出来,给他们洗洗换上新衣服,送他们上路吧。说完流下眼泪。
 
  郑秋山忍着悲痛,和嫂子的爸爸一起清洗赶紧父亲和哥哥的遗体,换上干净的衣服,在众乡亲的帮助下,埋葬了父亲和哥哥,秀玲的爸爸于大海陪着女儿和郑秋山回到家里。
 
  炕上躺在不断痛哭咳嗽的妈妈,郑秋山心如刀绞,不停的安慰妈妈。于大海闷头抽烟,不停叹息,秀玲哭红了眼睛,抱着女儿,气氛悲伤压抑。
 
  好难挨的几天啊,郑秋山仿佛一夜长大了,懂事了,成熟了许多,每天安慰妈妈,劝导嫂子,好在有于大海每天过来帮着喂马干活。烧完三七,眼看快开学了,妈妈病情不见好转,又不去医院,每天吃儿子从省城带回的要顶着,手里没钱,郑秋山真正体会到,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道理来。
 
  还有三天就开学了,郑秋山一夜没睡,早上起来,于大海也来了,喂完马,进屋坐在炕上,秀玲放好桌子,给婆婆和爸爸秋山盛好饭,抱着孩子开始喂奶。
  吃完饭,郑秋山郑重的说:嫂子,大海叔,我决定不上学了,我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,现在这情况我还怎么上学呀,嫂子,你还年轻,走一步还容易,不要管我和妈了。
 
  秀玲流着眼泪坚定的说:山子,你说啥呢?你把嫂子当啥人了?嫂子答应你哥了,钱虽然还差点,一会我去借点,你必须上学,在苦在累也要供你上学。
  炕里的妈妈一个劲的哭。于大海把烟头用力捻灭,低沈的说:山子,啥也别说了,上学,明天去赶集,我把猪卖了,你紧手点花,够了,到秋就好了,庄稼今年不错,没问题,山子,叔没文化,可这做人的道理还是懂的,家里你就放心好了有叔呢,牲口我经管着,地里的活和在一块干,就当咱们是一家人好了。
  郑秋山感激的流下泪水「大海叔,这怎么好啊,我还是不上学了」秀玲生气的大声说:山子你住口,再也不许提不上学了,你没看见你哥死不瞑目吗?你想气死我呀」说完呜呜的哭了,怀里的孩子也大哭起来。
 
  于大海大手一挥,沈声说道:好了,别争了,就这样决定了,明天卖猪,山子,叔知道当初秀玲嫁给你哥,彩礼不少,一分钱也没带回来,叔对不起你们,那钱都让我还债了,你婶那几年病倒在炕,钱没少花,唉!你可是咱村第一个大学生啊,咱就是头拱地也得让你上万大学呀。
 
  郑秋山紧紧握住大海叔的手,激动的说:大海叔,我山子一定好好学习,谢谢你了大海叔。说完双膝跪倒,于大海赶紧搀起秋山,激动的连说:好孩子,好孩子。
 
  怀里揣着五百块钱,告别体弱多病的妈妈,哺育小侄女的嫂子,忠厚朴实的大海叔,郑秋山踏上了求学的路。怀里的钱好沈好重啊,郑秋山再也不敢乱花一分钱了。
 
  郑秋山拼命的学习,玩命的打工,拒绝了多次女同学的示爱,从不参加聚餐等活动,也经常听见背后有人说他『傻逼,山炮』也不计较。夜深人静时,嫂子抱着小侄女的影子经常出现在脑海里,总是会露出幸福的微笑。
 
  考试结束了,郑秋山全校第三,拿到了最高奖学金,这让他激动的差点哭出声音来。寒假到了,回家的强烈愿望让他一夜没睡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好想快点回家,见到嫂子和侄女。
 
  冬季的群山白雪皑皑,萧条寒冷,郑秋山回来了,心里默默念叨;嫂子怎么样了,小侄女长多大了『加快了脚步。
 
  推开家门,一股热气扑面而来,嫂子正坐在炕里,小侄女在炕里趴着玩呢,秀玲惊喜的说:山子回来了,丽丽快看叔叔回来了。小侄女认生了,快速爬进妈妈怀里躲了起来。
 
  山子放下背包,疑惑的问:妈呢?嫂子低下头,忧伤的说:你走不长时间妈就去世了,怕影响你学习,就没给你写信告诉你,山子原谅嫂子好吗?
 
  山子惊愕的站在那,眼里流出伤心的泪水「妈,儿子不孝啊,妈」巨大的打击让他悲痛欲绝,秀玲也伤心落泪,为山子擦拭泪水。
 
  嫂子的手好温暖,郑秋山无法控制自己,一头扑进嫂子怀里,失声痛哭。小侄女用手揪扯叔叔的头发,咿咿呀呀的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 
  秀玲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爱抚小叔子的后脑,面露柔情。清醒过来的郑秋山,离开嫂子的怀抱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声:对不起嫂子,我刚才有点失态。嫂子『嗨』了一声,没事的,一家人没啥的,我给你做饭去。
 
  这个寒假特别冷,郑秋山除了帮嫂子干活就是逗侄女玩,很少出去,大海叔经常过来帮着干活。过完年了,郑秋山对嫂子和大海叔说:大海叔,嫂子,我妈也去世了,我也有奖学金了,如果有合适的,嫂子就走一步改嫁吧。
 
  秀玲恼怒的大声训斥「不许胡说,你真把我当成那种人了吗?你就这么没良心吗?你就恨不得我早点改嫁吗?你,你,你混蛋」
 
  没想到嫂子反应这么强烈,郑秋山赶紧解释道歉,好不容易才让嫂子平静下来。大海叔对郑秋山说:山子,你嫂子的脾气秉性我最清楚,别在说了,你走后我搬过来住,有几个人老想打你嫂子主意,你就放心好了,现在家里条件还不好,希望都在你身上了。
 
  郑秋山对嫂子更加钦佩,对大海叔更加敬重了。慢慢求学路,郑秋山不知疲惫的用功,还自学了中医,期间没有在回家,只是写了几封信。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对嫂子的思念越来越强烈。
 
  深思熟虑后,郑秋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回家开诊所。毕业后,谢绝了大医院的高薪聘请,毅然踏上了回老家的路。
 
  家就要到了,好亲切呀,郑秋山甩开大步走进村子。远远看见一个年轻的少妇,站在院子里,一个小女孩在院子里蹦蹦哒哒的玩耍。
 
  郑秋山激动的跑过去,大声喊「嫂子,丽丽,我回来了」秀玲抬起头,看见是山子回来了,高兴的迎过去,接过背包「看你满头大汉的,丽丽快叫叔叔」丽丽怯生生的叫了句「叔叔」
 
  郑秋山抱起侄女,激动的说:丽丽都这么大了,都会叫叔叔了。于大海走出来惊喜的说:山子回来了,快进屋吧。
 
  秀玲炒了几个菜,郑秋山和大海叔倒上酒,秀玲很自然的给爸爸碗里夹了点菜,看了郑秋山一眼,脸色不自然的红了。郑秋山不要注意,和大海叔边喝边聊。
  当郑秋山说出回家开诊所,嫂子和大海叔开始都不同意,郑秋山费了好大劲才说服父女两个人。
 
  酒足饭饱,于大海下地说:我今天回家睡,好久没回家了,家里一定很乱了,没事山子早点休息吧。说完有点恋恋不舍的出了房门,秀玲几次想开口,都忍住没说话,郑秋山挽留大海叔,大海叔却加快脚步,慌乱的走出院子。
 
  和嫂子唠着家常,郑秋山突然发现嫂子皮肤比以前白皙了,气色也好了,更有女人味了,不由看痴了。秀玲发现山子痴痴的看着自己,不觉脸一红,小声说:看啥呀,我脸上又没有花。
 
  山子脸一红「嫂子还那么年轻漂亮,更水灵了」秀玲羞红了脸,娇羞的说:山子学会贫嘴了哈,拿嫂子开心,还是说说你吧,想怎么干啊?
 
  郑秋山严肃的对嫂子说:嫂子,这几年多亏了你和大海叔,我想诊所开起来,咱这周围十里八村的就一家,收入应该错不了,再者说了,我要是成功了,嫂子和大海叔也可以享福了,我也应该报答嫂子了。
 
  秀玲听见山子如此说,不觉眼圈一红,激动的说:山子能有这份心,嫂子也就知足了。家里这两年可以了,我赞了六千多块钱,你就拿去用吧,不够嫂子在借,你就大胆的干吧。
 
  郑秋山感动的热泪盈眶,这么好的嫂子哪找去呀,要是别人早改嫁了,一定好好对待嫂子的,以后自己就是家里的主人了,养活嫂子和侄女就是自己最大的责任。
 
  郑秋山开始跑开诊所的手续,准备各种器材,忙的焦头烂额。总算都准备好了,郑秋山松了口气,就差进药了。奇怪了,一天不见嫂子,居然抓耳挠腮的心里没有着落似的。
 
  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,秀玲也很高兴,有种激动和幸福的感觉,山子身上有他哥哥的影子,同时开始有点忧郁起来,好像有心事。
 
  这天吃完晚饭,犹豫了一会对郑秋山说:山子,我会我爸那一趟,看看有啥收拾的没有。今晚就不回来了。说完带着女儿,有点羞涩的走了。郑秋山感到有点失落,一个人坐在炕上,默默无语的想心事。
 
  嫂子比自己大三岁,孤男寡女在一起,村里已经有人说闲话了,何去何从应该有打算了,郑秋山反复考虑,这两年嫂子在自己心里变得是那么重要,自己决定回来很大程度是因为放不下嫂子和侄女,不敢相信嫂子如果改嫁他人,侄女给别人叫爸爸,这是郑秋山无法接受的,更觉得对不起哥哥,如果自己娶嫂子为妻,不就都解决了吗?想到这,心里一阵激动,对,就娶嫂子。郑秋山突然感觉自己好幸福。
 
  郑秋山越想越美,无法安睡,爬起来,迫不及待的去找大海叔和嫂子摊牌,紧张激动的向大海叔家走去。
 
  大海叔家并不远,如果绕过另一条路,得走很长时间,郑秋山心里太急,直接跨过大海叔家后院子的篱笆墙,近了许多,大海叔家的后院子,种满了各种蔬菜,茄子,豆角,辣椒,还有一大架黄瓜。
 
  郑秋山随手摘了棵黄瓜,边吃边走近大海叔家房子后面。怕惊吓到嫂子和大海叔。郑秋山轻手轻脚的想绕到前面正门,后窗户散发出昏暗的光,郑秋山认为可能是侄女还没睡呢,猫下腰,想从窗户下悄悄的溜过去。
 
  里面传出说话的声音「秀玲啊,丽丽睡着了吗?唉!真是难为你了,山子回来了,还来陪爸爸睡,万一让山子知道了,你可怎么活呀」郑秋山一激灵,心里咯噔一下,嫂子陪大海叔睡?什么意思,难道会是?郑秋山冒出冷汗,不敢想下去了。
 
  悄悄侧过身,慢慢抬起头,偷偷向里面望去。前窗户被厚厚的窗帘遮挡着,窗帘下的炕上,嫂子正靠在爸爸赤裸怀里,嫂子只穿着小吊带,一只粗糙的大手正在里面抚摸嫂子饱满的乳房。
 
  郑秋山惊呆了,空气仿佛凝固一样,闭上眼睛,心在痛,怒火在燃烧,冷汗在流。不不,这不是真的,不会的,嫂子怎么可能和自己的爸爸呢,不不,也许是和爸爸撒娇呢。
 
  深深吸了口气,缓缓睁开眼睛,里面嫂子抬起头,在爸爸脸上亲吻了一口,小声说:爸,这两年还不是多亏了你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是爸爸给了我生活的勇气和信心,山子如今回来了,我知道山子有良心,没忘了我和丽丽,但是,爸爸,我离不开你呀,多少人劝我改嫁,我没有,也做不到,爸爸的支持更让我坚持了下来,前几天三婶问我了,问我是不是想跟山子过,爸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  说老实话,山子是很好,我也很喜欢山子,可我是他嫂子啊,而且我现在还和爸爸睡了,我有时候很害怕,很自责,觉得对不起秋林,对不起山子,可我不后悔,真的,我也不想改嫁了,这样就可以陪爸爸了,对山子也可以照顾,山子要是娶媳妇了或者是嫌弃我了,我就回来和爸爸过,别人也说不出啥来。
 
  于大海温柔的说:秀玲,爸爸对不起你呀,和自己的女儿睡觉,爸是要下地狱的,以后就别陪爸爸了,你还年轻,我觉得你和山子倒是正好,虽然你是他嫂子,可这不算什么,象你们这种情况啊,村里村外都有过,你要是真和山子结婚了,爸爸也放心了。
 
  秀玲含着眼泪说:爸爸,我不会丢下你的,妈妈走的早,是爸爸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,在我丈夫去世这几年,也是爸爸帮我度过难关的,就是下地狱,女儿情愿陪爸爸一起下地狱。
 
  爸爸需要女人,我是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人了,懂得男人没有女人,女人没有男人的日子是多苦多难过的,我还要谢谢爸爸呢,爸爸不仅给了我最伟大的父爱,还给了我做女人的快乐,爸爸我好想你,这十多天来,女儿好寂寞好空虚呀。
  于大海动情的搂过女儿「秀玲,爸也想你呀,没想到这岁数了,爸爸越来越想干那事了,秀玲,把想你,想吃你大奶子,想,想……
 
  郑秋山心如刀绞,痛苦的咬着嘴唇,不敢相信,心里完美无瑕的嫂子,无比敬重的大海叔,居然真的乱伦偷情,这可是天理难容啊。
 
  里面的嫂子和爸爸热吻在一起,小吊带被爸爸脱掉,大奶子被爸爸又抓又捏,秀玲眯着眼,轻声的呻吟,爸爸一口叼住一个乳头,用力吮吸,粗糙的大手扒下女儿的花裤衩,手在女儿大屁股上揉捏,手指从屁股沟往里扣动。秀玲的呻吟声加大了,扭动屁股,配合爸爸的扣弄。
 
  于大海兴奋的直哼哼,吐出满是口水的乳头,把女儿放在炕上,快速脱下裤衩,又黑又大鸡巴坚硬无比,老脸通红,分开女儿的双腿,脑袋埋进女儿的胯下『呱唧呱唧』的舔弄。
 
  秀玲亢奋的扭动娇躯,娇声呻吟「嗯,嗯,舒服,嗯,嗯,爸爸好会吃女儿啊,好爸爸从来不嫌弃女儿那里骚,嗯,嗯,爸爸给我,女儿要爸爸。
 
  满脸淫水的于大海,喘着粗气,涨红着老脸,趴到女儿雪白的身上,屁股一沈,向下一顶『噗哧』一声,大鸡巴深深插入女儿的阴道,父女同时闷哼一声,秀玲白皙的嫩手紧紧抓住爸爸结实的后背,颤抖着媚声娇呼「啊,爸插进来了,啊,好涨好满啊,爸呀,动动啊,女儿好喜欢啊,啊,爸你别憋着了,叫吧,女儿爱听爸爸叫,啊,啊」
 
  于大海抬起屁股,猛的又沉下去,又一声『噗哧』的交媾声,兴奋低沈的一声叫喊「肏你,肏女儿骚屄,啊,啊,啊,爸爸肏女儿屄了」秀玲扭动屁股配合爸爸抽插,淫声浪语让她更加兴奋,也许这就是突破乱伦禁忌的奇异快感吧,秀玲娇声淫叫「嗯,亲爸肏亲闺女,嗯,嗯,亲闺女屄舒服,喜欢亲爸爸肏,嗯,妈呀,爸爸鸡巴好厉害呀,女儿屄都肏大了」
 
  郑秋山眼里喷着火,恼怒又悲愤,不耻又奇怪的兴奋,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心中的嫂子那么贤惠文静,大海叔是那么憨厚淳朴,此刻却是如此淫荡,不堪入耳的淫词浪调是如此的自如放纵,陶醉其中啊。
 
  于大海粗糙的大手揉着女儿白皙的大乳房,眼里冒着欲火,秀玲娇柔的承受爸爸的蹂躏,满脸兴奋的表情,伦理道德此刻早已抛在脑后,肉体的交合,快感的升腾,淫声秽语才是最性福的需要「亲爸肏女儿了呀,啊,啊,射你女儿屄里吧,啊,啊」在父女大声呻吟中,于大海屁股狠狠抵住女儿的下体,火热的精液喷射进女儿深处。
 
  郑秋山在嫂子和爸爸的淫叫声中,一股股精液射的内裤湿淋淋的,大脑短暂的空白过后,浑身酸软的悄悄退后,慢慢跨出篱笆墙,发疯似得狂奔,一直跑到后山那颗大树下,恼怒的用力捶打树干。
 
  郑秋山绕着大树转圈,露水打湿了裤子,浑然不觉,边绕圈边不停的自言自语「贱货,骚屄,让自己亲爸爸肏,淫棍,王八蛋,肏自己亲闺女,狗男女,不,不对,错了,错了。郑秋山停下脚步,慢慢恢复理智,开始往回转圈。
 
  又自言自语的开始念叨「我是学医学的,男女的性需要很正常,嫂子是寡妇,年轻的寡妇,如果嫂子和别人偷情呢,自己会怎么样,又能怎么样呢?管的着吗?连管的资格都没有,嫂子是为了自己才守寡的,嫂子和自己爸爸不也是因为自己而没改嫁造成的吗?大海叔是好人,不到五十岁,正是需要女人的年龄,很正常,很正常,不对,不对,这是乱伦,不对,不应该呀」
 
  郑秋山接着又往回转圈「还想娶嫂子吗?不能要,不能要她,她不配,不行,不行,嫂子啊嫂子,山子爱你呀,嫂子啊嫂子,你深深的埋进我心里了,赶不走扔不掉啊,嫂子啊嫂子,你可知道这两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,为你我宁愿放弃城市而回到小山村,都是因为你,因为嫂子是我心里和情感的归宿啊,嫂子,为什么这样啊,为什么呀,为什么我恨不起来你呀,为什么我为你乱伦淫乱而射精啊,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啊」用力的拍打树干。
 
  喊过,哭过,恼过,骂过后,郑秋山慢慢冷静下来,坐在树下认真思考,反复考虑,反复挣扎,最后站起来,大喊一声,下定决心,大步向山下走去。
  天刚放亮,郑秋山来到三婶家,和三婶说了回话,转身回家,边走边说:今天进药,明天开业收治患者。看着郑秋山远去的背影,三婶露出满意的笑容「山子有良心,好样的,书没白读,一定给你办成」
 
  紧张忙碌的一天,下午四点多,郑秋山做着拉药的拖拉机回来了,秀玲帮着郑秋山卸完药,刚要做饭,郑秋山从拿出买来的肉交给嫂子,严肃的说:嫂子多做点菜,一会大海叔和三婶过来一块吃饭。
 
  秀玲疑惑的接过肉,没说什么,进屋做饭去了,小丽丽高兴的喊叫「叔叔买肉了,今晚有肉吃了」看着高兴的侄女,郑秋山眼里露出高兴的眼神。
 
  郑秋山先请来于大海,三婶是自己来的,一进屋就眉开眼笑的,搞的秀玲父女有点莫名其妙的。
 
  吃到一半,三婶放心筷子,郑重的对大家说:我今天来可是有事要说的,大海哥,秀玲啊,这秋林走三年多了,秀玲一直守寡没改嫁,如今山子回来了,这孤男寡女住一起也不是长久之计,秀玲今年才二十七,山子二十四了,我看不如就让给秀玲嫁给山子得了,这样啊也省得别人说闲话,我把这层纸捅破了,大海哥,秀玲,你们爷俩有啥意见没有啊?
 
  秀玲羞的满脸通红,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,心里好乱,不知如何是好,于大海眼里露出喜悦伴着失落的光,咳嗽一声说:这是好主意,这嫂子嫁给小叔子,也不犯说到,我没意见,不知道山子和秀玲哈意见。
 
  秀玲低下头,小声说:三婶,山子是大学毕业,如今又要开诊所了,我才小学文化,配不上山子,再说了,我比山子大三岁呢,想嫁给山子的大姑娘多了去了,我一个寡妇哪能当务山子终身幸福啊?
 
  三婶笑着说:秀玲啊,这女大三,抱金砖啊,不瞒你们爷俩说,是山子找我提的这事,山子啊,心里早有你了,山子你当着大海叔和嫂子的面,表个态吧。
  郑秋山庄重的说:嫂子,大海叔,娶嫂子为妻是我慎重考虑过的,我郑秋山有今天,都是嫂子的功劳,我爱嫂子,我是真心的,我之所以回来,就是要嫂子以后能过上好日子,大海叔,你把女儿交给我,不也最放心吗?嫂子,我是真心爱你的,我爱侄女,丽丽就像我亲生女儿样啊,嫂子,你就答应了吧。
 
  秀玲哭出声来,心里非常温暖,也很难过,说不出的难过,太想答应,又不敢答应,矛盾的很。
 
  三婶朗声说到:秀玲啊,山子的话你也听到了,还有啥犹豫不决的,大海哥,你就说句话吧,秀玲听你的。
 
  于大海有点激动的对女儿说「秀玲,你三婶说的对呀,山子也是真心的,总不能守一辈子寡呀,今天爸就做主了,怎么样?
 
  秀玲低着头,擦干眼泪,羞涩的说:我听爸爸的。说完红着脸不敢抬头。三婶哈哈大笑说:好啊,我这可是干了件大好事啊,都是这么大的人了,没啥不好意思的,我看啊,明天诊所开业,就着喜庆劲啊,一块办了得了,咱也不需要大操办,直系亲属叫过来,一起吃顿饭,让村里人知道秀玲和山子成亲就行了,很简单,不就是把被褥从那屋搬到这屋就行了吗,哈哈。
 
  鞭炮声宣誓着诊所开业了,也宣誓着郑秋山和嫂子成亲了,亲朋聚集一起,高兴的畅饮。送走最后一批客人,丽丽被老爷带走了,秀玲羞红了脸,铺好以前没用过的新被褥,柔声对傻站在地上的郑秋山说:山子,不早了,早点睡吧。说完脸更红了。
 
  摸着黑,秀玲脱下衣服,快速专进被窝,郑秋山紧张的脱下衣服,慢慢专进被我,两个人都没说话,保持一定的距离,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,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。
 
  被窝里的两只手慢慢的向对方靠近,刚一接触,都跟电击了一样,马上拿开,又慢慢靠近,轻轻的触碰在一起,停了一会,同时用力紧紧握在一起,一个宽大结实,一个娇小柔软,相互紧握。
 
  同时翻过身,面对面,四只眼睛交汇在一起,同时伸出另外一只手,郑秋山轻轻搂在嫂子的腰上,秀玲轻轻放在郑秋山的脸上,轻柔的抚摸。
 
  郑秋山微微用力,嫂子娇柔的身子靠近怀里,温热的体温,融化了郑秋山的心,紧紧搂住嫂子的娇躯,嫂子诱人的小嘴,微微开启,呼出的香气,喷进郑秋山的鼻孔『嗯』的一声,紧紧吻住嫂子有人的红唇,探寻吮吸那软软的香舌,尽情品尝,滋滋有声。
 
  光溜溜的肉体缠绕在一起,火热的激情搂抱热吻,秀玲软弱无骨的娇躯轻柔的扭动,腿间火热的肉棒不安分的乱动乱串,张开双腿,屁股微微上挺,一声低哼,火热的肉棒被春水涟涟的肉洞吞噬了,水火交融的『噗哧』声,仿佛在宣誓两个生命体的结合。
 
  郑秋山颤栗着,痛快着,几下起落,聚集体内的激情能量喷射而出,久久不能平息。郑秋山搂着嫂子,羞涩的低声说:对不起嫂子,我,我,我射的太快了。
  秀玲温柔的小声说:山子,没事的,你是第一次,第一次都这样的,山子搂着我,山子,你娶嫂子会不会后悔呀?
 
  郑秋山柔情的说:嫂子,不后悔,娶你是我的选择,怎么能后悔呢,以后啊,嫂子再也不用忙碌劳累了,你知道吗?每天看见你和丽丽,我就说不出的高兴,说不出的幸福,你是我最亲的人了,我从来就没把嫂子当过外人,真的。
 
  秀玲流下幸福的眼泪,紧紧依偎在郑秋山怀里,幽幽的说:山子,嫂子不一定有你想的那么好,假如嫂子是坏女人,山子还会爱嫂子吗?
 
  郑秋山爱抚嫂子的后背,坚定的说:嫂子,不管你做了什么,我都爱你,永不后悔,我知道我在说什么,也知道我在做什么。对了,我以后叫你秀玲吧,你现在是我老婆了。
 
  秀玲激动的说:山子,还是叫嫂子吧,嫂子习惯了,你叫我嫂子,我心里好受点。好多动人的情话,彼此感动着,幸福着。
 
  郑秋山的医科大学不是白读的,很快郑大夫的名声就响了,远近各村的患者都慕名而来,满意而归,赞誉郑大夫医术的同时,无不夸奖郑大夫有个好老婆的,夫妻二人当然高兴万分了。
 
  夜夜欢歌,不知疲惫的郑秋山每夜耕耘在嫂子身上,越来越熟练,越来越持久了,可随着时间的流逝,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困惑,每次都想向于大海一样淫词浪语。就是说不出口,而且总是想嫂子和爸爸做爱的情景,每次都会更加兴奋快乐。
 
  一年多了,日子好过多了,收入也超出想象,郑秋山发现嫂子每次做爱后都会偷偷叹息,细心观察,大海叔每次过来也会偷偷叹息,郑秋山心里明白,也很纠结,怕嫂子和爸爸再来往,有有某种期待,早就想过的,也是想通的思绪开始膨胀,那是决定娶嫂子时候就想通的,可真要是做到,还真是一种煎熬啊,反复琢磨,反复衡量,一咬牙,就这么办。
 
  又一次激情过后,郑秋山搂着嫂子,温柔的说:嫂子,你好像偷偷叹气呀,告诉我为什么可以吗?秀玲身体微微一颤说:没有啊,山子你是不是想多了。
  郑秋山亲吻了嫂子一口,犹豫的说:嫂子,有些话我想了很久了,嫂子知道山子是多爱你的,我也不隐瞒了,其实我知道嫂子的事。秀玲一激灵慌乱的说:你,你知道什么?
 
  郑秋山搂紧嫂子,尽量平和的说:嫂子和大海叔我看见过。秀玲惊恐的脱离丈夫的怀抱,做了起来,鼻子尖冒出冷汗,恐惧颤抖惊慌的说:你,你,你看见什么了?郑秋山做起来搂过嫂子平和的说:就在我求婚的前一天夜里,我去找你和大海叔,无意发现你正和大海叔在做爱,
 
  一句话惊得秀玲惊慌失措,哑口无言,浑身乱颤,试想,一个普通农村父女,被人发现和亲爸爸乱伦,更何况是丈夫,那会是什么局面啊,秀玲浑身冷汗,颤抖的给郑秋山跪下,惊恐的哀求:山,山子,嫂子求你,千,千万别,别说出去呀,嫂子,给你跪下磕头了。说完就要磕头。
 
  郑秋山抱住情绪失控的嫂子,吻着嫂子,深情的说:嫂子不怕,我要是想说,早就说了,要是嫌弃嫂子,我还会娶你吗?好了,嫂子,山子理解嫂子和大海叔,真的,嫂子,我知道你们太苦太不容易了,山子不是糊涂人,嫂子和大海叔山子想好了,不计较的,真的,相信我好吗?
 
  秀玲不敢相信丈夫的话,战战兢兢的说:山子,我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哥,我,我不配在和你在一起,明天我就走,走的远远的,只求你别说出去,我爸可就没法活了呀。说完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 
  郑秋山爱抚嫂子,温情的说:嫂子别哭了,山子不怪嫂子,嫂子也是女人啊,二十多岁守寡不容易呀,你就是跟别人,谁又能说什么呀,更何况嫂子没有胡搞,和大海叔是乱伦,只要我山子认可,别人又不会知道,嫂子怕啥呀,我不会不要你的,爱你的心永远不会变的,别哭了,好嫂子。
 
  秀玲依偎在丈夫怀里,心里五味陈杂,懊悔,痛恨自己,愧疚丈夫和女儿,没脸面对丈夫,羞耻的泪水不断流淌,丈夫会接受自己和爸爸乱伦,太不可思议了,这,这可太超出常理了,难道是在做梦吗,如果山子真的接受了,自己还会和爸爸乱伦吗?尽管多少次想,多少次动摇过,那种禁忌的性爱也是山子无法给自己的,可真要是在丈夫知情的情况下,继续和爸爸乱伦,自己却无法接受了,不敢抬头看山子,就这样在山子怀里想了一夜,想不出所以然来。
 
  郑秋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他也知道嫂子顾虑什么,为了心爱的嫂子更幸福,郑秋山愿意做出任何牺牲,这是娶嫂子前,给自己立下的誓言。
 
  几天来,嫂子不敢看丈夫,夜里几次想自己睡,都被丈夫给强行抱了回来,心里更加不安和愧疚。丈夫的解释和劝导,有些话虽然听不懂,但丈夫的真诚是无疑的,心里有点慢慢放松了,情绪也慢慢好了,更多了某种渴望和期待。
  郑秋山的心里极其复杂,他知道这扇门打开意味什么,千百个理由拒绝这事发生,千百个理由阻止自己奇怪的想法,只有一个理由让他继续,那就是不让嫂子叹息,不让大海叔孤独寂寞,这两个人对自己有报不完的恩,嫂子更是自己一辈子爱不够的女人。
 
  丽丽吃着姥爷给买的雪糕,和姥爷回到家里,郑秋山抱起侄女对于大海说:大海叔,明天把牲口卖了吧,我买一台四轮车,省得一天不消停,你也该享福了,家里都乱了,今晚让嫂子过去打扫一下,丽丽和我在家就行了。
 
  于大海显得很期待又很别扭,尴尬的啊啊几声,秀玲心里一阵紧张,手里的碗差点掉地下,红着脸快步进屋,心跳的好厉害,真的要走出这一步吗?山子真的愿意这么做吗?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 
  郑秋山进来,温柔的说:嫂子,你就放心去吧,丽丽和我在家你还不放心吗?嫂子不要犹豫了,这是我山子,你丈夫的选择。说完轻轻把嫂子退出房门。
  丽丽很不情愿,郑秋山抱着侄女到小卖部买了好多吃的才哄好丽丽。夜深了,哄睡丽丽后,郑秋山独自躺在炕上,心里极度复杂,他们开始了吗?嫂子还会和以前一样骚浪吗?想到嫂子和爸爸的放浪行为,鸡巴硬的发胀。
 
  又有股酸气冲如大脑,好不是滋味,鸡巴一会硬,一会软,好不难受。反复折腾,天快亮了,郑秋山焦虑急躁起来。
 
  轻轻的开门声,嫂子轻盈的走了进来,看见丈夫睁着大眼睛盯着自己,满脸通红,轻柔的爬上炕,钻进被窝,依偎进丈夫怀里,弱弱的说:山子,你一夜没睡呀,对不起我的好山子,嫂子不好。
 
  郑秋山搂住嫂子,吻住嫂子的小嘴,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从嫂子嘴里传入,一种奇异的兴奋让他快速撕扯嫂子的内衣,秀玲非常配合的脱光衣服,不需要任何前戏,郑秋山坚硬的鸡巴深深陷入嫂子泥泞的沼泽中,奋力挺动,越陷越深。
  秀玲轻声呻吟,同时紧张的低声说:轻点,别把丽丽吵醒了,啊,啊,山子,嫂子好幸福,啊,啊,舒服啊,山子好猛啊,嫂子来了,啊……
 
  射出最后一滴精液的郑秋山,趴在嫂子柔软的身上,大口的喘息,今天的快感好强烈呀,真不想拔出鸡巴,无奈软下来的鸡巴,被嫂子收缩蠕动的阴道给挤了出来,一大股黏黏的液体喷涌而出,恐怕需要洗床单了。
 
  疲惫的二人搂抱在一起,郑秋山温柔的说:嫂子今天来的好快好强烈呀,里面那么湿滑,嘿嘿,大海叔射里不少吧。
 
  秀玲扭捏的咬了丈夫肩膀一口,羞涩的小声说:还山子,让老婆和亲爸爸干那事,山子你真好,嫂子好爱你,狠狠的亲吻丈夫几口。接着说:我和爸爸都说实话了,爸爸激动的哭了,这不,天没亮就起来卖马去了,坏山子,以后我爸还不得拿你的话当圣旨啊『唉』我们父女呀,算是一辈子都欠我的好山子了。
  崭新的四轮拖拉机开了回来,美的于大海爱不释手的鼓捣,开始有点不敢看女婿,女婿好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,让他安心不少。
 
  吃完饭,郑秋山对嫂子和大海叔说:过几天咱们准备在前面盖三间新房子,做诊所,现在患者越来越多,大海叔就搬过来一起住吧,我们是一家人,嫂子不让我给你叫爸爸,也不让我叫嫂子的名字,我都懂,我想,我哥也会同意我做的一切的。
 
  于大海流下老泪「山子,叔不知道说啥好,就一句话,都听你的」秀玲更是无话可说了,对丈夫的任何决定,都无条件支持。
 
  于大海搬进了女儿的家,村里人无不夸奖郑秋山孝心的。头两天,于大海既不好意思,吃完晚饭就躲进自己的屋里,不好意说话,紧张极了。
 
  秀玲也很不好意思,躲躲闪闪的不干单独和爸爸在一起。郑秋山总是微笑平静的对大海叔和嫂子,这才使气氛慢慢变得融洽起来。
 
  吃完晚饭,郑秋山对丽丽说:乖丽丽,今晚和睡叔叔和妈妈这,姥爷累了,让姥爷好好休息好吗?丽丽习惯了和姥爷睡,有点不太高兴,郑秋山哄了半天才同意,于大海和秀玲脸都红了,于大海溜回自己的房间,秀玲不安的摆弄衣角。
  丽丽睡着了,郑秋山捅了嫂子一下,低声说:嫂子还不过去给大海叔暖暖被窝。秀玲犹豫了一会,深情的吻了丈夫一下,悄悄下地,轻轻推开房门,回头看了一眼平静的丈夫,轻盈的推开爸爸的房门,走了进去,顺手关上门。
 
  于大海紧张兴奋的躺在被窝里,他对女儿的爱是无私伟大的,为了女儿始终没有再娶,可这一切都变了,变的那么突然,又是那么自然,变的那么慌扭,又是那么现实,永远不能忘记那一刻,那是改变他们父女关系的一刻。
 
  那是秋林去世一年多,女儿守寡,婆婆也去世了,山子在上学,家里繁重的体力活都落在哺育孩子的女儿身上,那段时间的日子真是太苦太累了,为了女儿和山子完成学业,于大海不得不担负起女儿一家的活计,女儿自己不敢在家,身为爸爸的于大海只能搬进女儿家里,陪着孤苦伶仃的女儿,父女相依为命,形影不离,感情非常好。
 
  记得那天夜里,月亮好圆好亮,夜里于大海被尿憋醒,起来去撒尿,在农村,男人撒尿很简单,掏出鸡巴在厕所旁边尿了一大泡尿,抖落鸡巴上的尿滴,刚要回屋,突然觉得厕所里有点动静,可能是女儿在厕所吧,心里一阵羞愧,厕所是木质的,好多缝隙,自己刚才会不会被女儿发现了,有点自责,同时鸡巴不自觉的硬了,从裤衩底下探出来,于大海赶紧跑回屋去。
 
  也许的老天故意安排的吧,本来这不算什么事。没等于大海躺下,突然女儿一声尖叫传来,于大海本能的几步穿出房门,女儿正好从厕所跑出来,惊恐的扑进爸爸怀里「爸,厕所有老鼠,吓死我了。
 
  于大海爱抚女儿的后背,关爱的说:没事的秀玲,不怕,爸爸在呢。手不经意的碰到女儿的屁股,心里猛烈的跳动几下,女儿跑的太急,裤衩没提上,整个屁股露在外面,好多年没尝过女人味的于大海,胯下的鸡巴不自觉的又从裤衩底下弹了出来『吧嗒』一声,抽打在女儿的下体上。
 
  无法用语言表达,父女同时停止了呼吸,秀玲不知所措的没有反应过来『吧嗒吧嗒』又是几下跳动。于大海慌乱的推开女儿,结结巴巴的说:秀,秀玲,快,快回,回屋吧。秀玲回过神来,也非常尴尬慌乱的弯腰提裤衩,一股带着男人的特殊气味扑面而来,犹豫和爸爸距离太紧,爸爸裤衩下粗大坚挺的鸡巴,差点碰倒脸上,一瞬间,血液涌入大脑,涨红脸的秀玲提起裤衩,低着头快速跑回屋里。于大海傻愣愣的半天才回过神来,鸡巴塞进裤衩,跑回屋里。
 
  秀玲心乱如麻,爸爸的鸡巴始终在眼前跳动,一年多了,深埋心底的性欲被突然点燃,手不自觉的伸进裤衩,黏黏的,放在鼻子底下闻闻,带着爸爸的味道,不觉双腿夹紧,一种特别的快感袭来,无奈的叹息一声。真该死,怎么会对爸爸有这种感觉呢,唉,不知道爸爸会怎么样了,不要为了刚才偶然发生的事有负担啊,唉,去和爸爸说回话吧,省得爸爸难堪。
 
  秀玲慢慢走近爸爸的房门,里面传来浓重的喘息声,秀玲轻轻推开门,一下绷紧了神经,爸爸站在地上,闭着眼睛,正在撸自己的大鸡巴。秀玲的心狂跳起来。嘴里不自觉的『啊』了一声。
 
  于大海正沉浸在手淫的快感中,女儿一声『啊』把他吓了一跳。发现女儿正盯着自己撸动的鸡巴,惊恐的停住手的动作,握着鸡巴,傻傻的看着女儿,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时间仿佛定格一样,彼此相互看着,一动不动。
 
  一个事情的发生,有偶然就会有必然,此刻的父女早已丧失了正常的思维能力,同时跨步向前,于大海犹如发情的公狗,抱起女儿娇柔的身躯,扔到炕上『哧啦』一声,花裤衩被撕裂开,丢到一边,皎洁的月光下女儿双腿间浓密的阴毛下,含着蜜的洞口闪着光,散发着女人的气息。
 
  于大海空白的大脑只有一个神经清醒,性的神经。扑过去,挺着坚硬的鸡巴『噗哧』一声,深深插入女儿的阴道,一声野兽一样的呻吟『啪啪,啪啪』一阵猛抽。
 
  秀玲闭着双眼,爸爸坚硬的鸡巴插入的瞬间,那久违了的快感让她情难自禁,娇声呻吟,好充实的感觉,好有力的撞击抽插,性欲的狂澜迷失了所有的理智,提臀迎合是唯一的选择,高潮来的如此之快,剧烈的颤抖,近乎狂乱的大叫「肏我。啊,啊,肏我。啊……
 
  于大海的鸡巴被女儿阴道剧烈的收拾紧吸下,一声低吼「肏你」声中狂喷而出,啊啊的呻吟颤抖,压在女儿身上,不停的喘息。
 
  短暂的喘息过后,于大海一骨碌滚到一边,恐惧的跪在炕上,惊的冷汗直流「秀,秀玲啊,爸,爸不是人啊,是畜生啊,我,我把女儿给,给,我不是人啊」『啪啪』的猛抽了自己几个耳光。
 
  秀玲一把抓住爸爸的手说:爸你别这样,女儿不怪你,爸住手啊,女儿愿意,我愿意。于大海羞愧万分的长叹一声说:秀玲啊,爸对不起你呀,我怎么能这么做呀,真是畜生都不如啊,呜呜……
 
  秀玲流着眼泪靠在爸爸怀里,幽幽的说:爸,你不要伤心自责了,都是老天安排的,爸,女儿知道你的苦,要怪就怪我好了,是我守寡不守妇道。
 
  于大海搂紧女儿,疼爱的说:不,我的女儿是世上最好最懂事的女儿,是爸爸害了你呀。父女相互自责,相互安慰,不知不觉彼此的心更近了,爱更浓了,也都放松了,变得自然了。
 
  秀玲娇羞的说:爸,擦擦吧,还湿着呢,说完拿过毛巾,轻柔的擦拭鸡巴上的淫液,刚才的交谈,彼此不在紧张难过,于大海的鸡巴有一次慢慢变硬,在女儿的手中跳动,心里异样的兴奋起来,轻声的呻吟几声。
 
  秀玲感觉到手中的鸡巴在变硬,变热,在跳动。不觉有一次情欲高涨起来,只是爸爸的鸡巴,爸爸刚才肏自己了,反正被爸爸肏过了,就让爸爸好好享受吧,一种突破禁忌的快感充斥在大脑,这种快感让她放弃了女儿的矜持和羞涩,用力撸了几把手中的鸡巴「爸,肏我」
 
  于大海的鸡巴更加坚硬,天啊,女儿让自己肏她了,那是多么淫荡的话语呀,刺激的于大海哼哼几声。月光下,女儿雪白的裸体,散发着诱人的光晕,好美的女人,饱满的双乳颤巍巍的,娇艳的乳头突起,娇滴滴等待采摘品尝,平坦的小腹下,浓郁的阴毛柔柔的,弯弯曲曲的犹如春草一样,阴户上流淌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和淫水混合物,发出性的气息,于大海看痴了。
 
  秀玲看着爸爸痴迷的样子,心里更加激动兴奋,翻过身,对着爸爸撅起屁股,充满欲情的,带着突破禁忌乱伦的激动刺激声音,咬着牙低声呼唤「爸爸肏我,肏女儿屄」
 
  于大海脑袋『嗡』的一声,什么伦理道德通通抛在脑后,握着鸡巴对准女儿流着精液的阴道『呱唧』一声插了进去。狂乱的淫叫「肏你屄,肏女儿小屄,亲闺女呀,小屄真紧,水真多呀,爸爸肏你了,啊啊,啊啊。
 
  秀玲迷乱的淫声浪叫「是,是,爸爸肏女儿屄了,啊,啊肏的好深,好舒服啊,啊,啊,肏女儿骚屄,爸,爸呀,女儿是骚屄,是骚屄」说出淫荡的话,秀玲才更加激动刺激,那是一种近乎变态的扭曲的心里作用,被肏,被羞辱仿佛是自己最大的催情剂一样,快感才会更强烈,欲火才会消减。
 
  女儿的骚浪超出于大海的想象,骚浪的女儿更让他有强烈的征服欲。鸡巴在女儿屄里狂插猛抽,精液和淫液流到大蛋上,流到女儿阴毛上,滴滴溅落。淫情大发的父女,激烈的交媾声,啪啪啪啪的不绝于耳。
 
  在大叫声中,高潮让父女浑身乱颤。拔出软下来的鸡巴,于大海喘息着坐在炕上。隔壁传来孩子的哭声,惊醒了父女,秀玲赶紧爬起来,撅着的大白屁股,娇嫩的小屄流淌着乱伦的精液,快速下地,边走边说:爸我不悔恨。
 
  于大海激动的流下眼泪,从这一天开始,夜里于大海不在孤独寂寞,女儿守寡的年轻肉体,在自己胯下承欢扭动,父女情更深更浓了,男女性情更解脱活跃了,无数次的欢爱,无数次的激情,深深刺入父女的心里,无法拔出来,越刺越深。
 
  想到这,于大海紧紧握着鸡巴,被子捂着脑袋。轻盈的脚步声伴着开关门声走进了,是女儿,是女儿过来了,被子被掀开了,秀玲『噗哧』笑出声来,低低的说「撸鸡巴呢,爸爸羞羞哦」光溜溜的肉体钻进怀里,那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女儿肉体,迫不及待的插入女儿的体内,两声呻吟,秀玲扯过枕巾咬在嘴里,想叫,又怕丈夫听到,她自己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和爸爸做爱就是想大声叫,就是喜欢听爸爸的羞辱,越淫荡越舒服,和丈夫却叫不出来,也不敢叫,总会有种强烈的羞耻感,和爸爸就不一样了,到底为什么,真是说不清楚。
 
  于大海同样强忍着,隔壁就是自己的姑爷,女儿的丈夫,昔日的小叔在,现在自己在肏女儿,姑爷的媳妇,那是什么感觉呀,怎么能不激动兴奋呢,和往日不同,今天可是姑爷把自己的老婆,也就是自己的女儿,送过来让自己肏啊,怎能不感激啊,这太刺激了,父女都被这种感觉刺激的快速高潮喷射。
 
  郑秋山纠结的竖起耳朵,莫名的想听他们父女淫荡放浪的叫声,又非常心酸难过,自己老婆正被亲爸爸肏,自己可真是铁杆王八了,居然没有一丝气愤,鸡巴却异常坚硬,暗暗骂了自己一句『死王八』
 
  门开了,秀玲钻进丈夫的被窝,紧张兴奋的靠在丈夫的怀里,啊,丈夫的鸡巴好硬啊,握在手里好热呀。郑秋山趴在嫂子身上,兴奋的挺在鸡巴,插进嫂子满是精液的屄里『咕叽咕叽』的猛插,秀玲配合丈夫的肏弄,紧紧搂着丈夫的脖子,不停的亲吻丈夫的嘴。
 
  郑秋山好不兴奋,奇怪的冒出一句「嫂子,你爸肏你舒服吗」秀玲身体一颤,快感一下增强了不少,颤抖的说:舒服,我爸肏的舒服,山子肏的也舒服,啊,山子,好弟弟,啊,啊。一句好弟弟,秀玲的感觉猛烈的来了,难道自己就是喜欢乱伦吗?强烈的快感让秀玲迷失了,狂乱了「弟弟,弟弟,肏你亲嫂子屄」
  郑秋山第一次听嫂子和自己说如此淫荡的骚话,那种突破性欲本身的火焰点燃了「嫂子,嫂子,肏你骚屄,亲嫂子啊,弟弟肏你屄了,啊啊,啊啊,浓浓的精液猛烈的喷射进嫂子的屄里。
 
  没有人能形容他们的满足和幸福,没有人能体会他们的性福有多完美。一个崭新的诊所开业了,一个崭新的家庭融洽的生活在一起,秀玲满脸的幸福,娇艳的容貌,羡慕死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啊,于大海精神饱满,容光焕发,多少人夸奖于大海有个孝顺的姑爷啊。
 
  秀玲和丈夫更加恩爱体贴,做爱更加放松放纵,和爸爸的激情更加火热,考虑爸爸的年纪,大约十天左右才和爸爸做一次激情四射的爱,于大海很少主动要求,和女婿都很自觉默契,彼此从没有捅破这层纸。
 
  一句只有他们自己懂的语言,那就是,郑秋山会说:大海叔被我凉了。秀玲会说:爸爸炕有点凉了。这他们自己的语言,是他们自己性福的表白,不需要外人明白。
 
  白天诊所患者如云,晚上一家人欢乐的笑声羡慕死多少家庭啊,夜里缠绵的性爱,激烈的交媾,淫声浪语是多么富有激情啊,用他们的话说,是肏屄,是鸡巴与屄的对话,是叔嫂父女间的深情鸣奏。
 
                 完